第三十三章(17)

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以殁炎凉殿 发布时间:2019-03-12 01:11:48 字数:3577
                    沈世韵轻理衣装,同样报以冷笑,道:“自然是雕虫小技。江圣君总不会以为,本宫就打算用这种小伎俩对付你吧?刚才一点攻击,不过是主食前的开胃小菜。现在本宫不怕告诉你,根本就没有什么围场狩猎,全是由本宫一手安排!玄霜现下既是你的人,此事就连他一并瞒过,从你踏入吟雪宫一开始,便已入了圈套。眼下外头尽是御林军埋伏,并由诸位大帅带领将士增援,里三层,外三层团团围住,你是插翅也难飞!弓箭手随时弯弓搭箭以待命,箭杆?#20185;?#35828;也涂了百八十种毒药,虽说单一论来,没一个及得上你的断情殇,但那同样是无解之毒,要不了多久,自会一命归西。你今天是注定栽了,如何,争争斗斗这许久,最终你还是死在了本宫手上!到地底下再去向我的家人赎罪吧!刚才我的性命掌握在你手里,而今风水轮流转,好在我也像你一样的仁慈,可以最后留给你一点时间。有什么遗言交待?”说罢故意向程嘉璇笑道:“小璇,多谢你替我引这魔头入瓮,你今天做得很出色,立此大功,本宫择日禀了皇上,与你相认作异姓姊妹如何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程嘉璇还没醒过神来,一心只惦着适才言行可有出格之处。冷不?#26639;?#27784;世韵来了这一句,好半天才认清此中后果,惊道:“娘娘您……这话却是从何说起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沈世韵笑道:“七煞魔头,哼哼,江冽尘,你以为小璇当真会?#19981;?#20320;?她起初奉命接近你,奉的是我的命!与你套近乎,是为了叫你放松警惕,否则,她怎会如此忍辱负重,?#38405;?#25171;不还手,骂不还口?你还道自己确有那?#21019;?#30340;吸引力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程嘉璇听着沈世韵侃侃而?#31119;?#24847;气风发,但如此一来遭殃的却是自己,急得拼命摆手,道:“不是的,不是的!我从不知娘娘的计划,但我?#38405;?#30340;爱,一直都是真心真意,从第一次见面,我就爱上你,难以自拔。宁可牺牲我自己,也不可能害你一丝一毫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沈世韵道:“小璇,这魔头今日是死定了。你不必再有顾虑,也用不着委屈自己,去讨他的好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程嘉璇哭道:“不是啊,娘娘,您为什么要害我?”突然脑中嗡的一响,以沈世韵的个性,向来不会饶过背叛者,即使她极能隐忍,面上看不出端倪,但凡是耽下的账,却都能一?#26102;?#35760;在心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六年前洛瑾也正在此两难关头,对两人都是无法面对,最终逼不得已,?#27602;?#32780;死。自己曾一度将她视作羡慕?#38901;螅?#38590;道口上不积德,说过的话应了衰神,果然要重?#26438;?#35206;辙?心里阵阵发憷,在沈世韵眼神中仿佛看到了些微狡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江冽尘目光只停在沈世韵脸上,忽而冷笑一声,一巴?#24179;?#31243;嘉璇的头扇偏到一边。继而直接抬步跨出,袍袖张起,右手揽住沈世韵肩头,左手捏起她下颚,道:“你以为,本座会上你的当?那个蠢货不过是被你利用,无论如何,她,绝对不会害我,这一点我可以肯定。别人待我是好是坏,是真心是假意,我还是?#20540;?#28165;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程嘉璇双眼张大,这一刻直如枯木逢春,整个人的冰冻随即解除。然而欣慰之余,见着江冽尘与沈世韵姿势亲昵,又不禁暗中嫉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沈世韵冷笑道:“那又怎样?即使这一点给你?#21019;?#20063;与全局无碍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江冽尘道:“我只是为你觉得可悲,身边的丫鬟,个个胳膊肘向外拐。不管是给你养了多久,只要本座随便撂一句话,她们都?#20040;用?#20320;觉得,究竟是你赢了,还是我更占优势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沈世韵道:“你得意什么?要跟我比,谁更善于管教丫鬟?本宫便是当场给你认输,也没什?#21019;?#19981;了。整日跟这些莺莺燕燕的墙头草搅和在一块儿,有的是苦头好吃!永远都不要将成大事的希望寄托在女人头上。这是本宫?#38405;?#30340;忠告,虽然现在?#38405;悖?#20063;没什么用处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江冽尘道:“哦,看来你对自己的计划,倒是很有自信?#27169;俊?#19968;边横过拇?#31119;?#25351;腹在她柔嫩的?#33251;?#19978;轻轻抚摸,蔓延而至耳际。沈世韵皱眉道:“那是自然,本宫……几时输于旁人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江冽尘不答,手?#26438;?#21183;滑下,在她?#26412;?#38388;一路抚过,最后轻轻捏了捏她脸?#21834;?#27784;世韵恼道:“你到?#33258;?#24178;什么?别拿你勾引其他无知女子的手段来对付我,本宫才不?#38405;?#37027;一套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江冽尘微微一笑,低声道:“舒服么?你应该懂得知足,?#34892;?#20154;可是想求也求不来的。”沈世韵抬起视线,看了看一?#26376;?#38754;哀怨的程嘉璇,冷笑一声,道:“?#19978;?#26412;宫偏不稀罕。你讽刺我引诱皇帝,试问你自己,除了出卖色相,还会怎地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江冽尘淡淡的道:“与其尽念些无稽之?#31119;?#20498;不如说是本座善于揣摩人心。如果对方值得利用,一?#24515;?#20351;他心动的?#20040;Γ?#25105;?#20238;?#20197;给他。只有你们这些肤浅的女人,除了以貌取人,春心萌动之外,整日里活着,还有什么旁的事做?所以我最看不起的就是女人,?#38405;?#20204;逢场作戏几句,就跟逗弄猫狗,没什么两样。凭你?#25165;?#19982;我夸夸其?#31119;?#22823;讲世上最毒的东西是人?#27169;?#22312;我看来,你的头脑实是不值一提,以前都是我高估你了。能灭青天寨,算不得你的功劳。你一次次的排兵布阵,最终换来的,只有屡次损兵折将而已。说起来,只有你那副颠倒众生的绝世容颜,值得一看。本座日夜惦记着,都是你那张漂亮的脸,想的却是如?#20301;?#20102;它!到时你在宫里,还能有什么地位?你赖以生存的一切,都算完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沈世韵咬紧牙关,道:“本宫与皇上是患难夫妻,我固然不会离开他,他也不会抛下我。我的丫鬟可以?#38405;?#19968;心一意,我相信皇上,他也是同样的爱我。你现在所说,都不过是逞一时的口舌之快罢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江冽尘道:“你这么有把握?还是认准了他定会被你迷得神魂颠倒?三千后宫,见识过多少绝色佳人,你也未必就是最美的一个。是了,还有那个李亦杰,逼得本座如此……我绝不放过。他可是一直爱着你,但又自惭?#20301;啵?#26395;而却步。不如,我就大发慈悲,成全了他,让他在死前最后快活一回。只要给他下几味猛药,欲至深处,情难自已,再将你二人关到一处。等到真正成了奸夫淫妇,再知会人即时逮住,?#38405;?#21103;衣不蔽体的模样,游街?#23616;凇?#35753;别人都来看看,原来堂堂的武林盟主,与满清皇帝的爱妃有一腿,怪不得一直心?#26159;?#24895;的给朝廷办事。使他视若生命的名声尽数扫地,含恨而死。你韵贵妃也现出了本性,原?#27492;?#19981;上什么贞节烈女,不过是个人尽可夫的下贱女子。民间会有多少人翘首以盼,一定能引起轰动。正好你这一生,也不适合平平淡淡的活过便罢,是不是?至于囚车么,就照着当初?#24405;?#37027;个无辜女子的笼子打造。虽说同时装下两个人,的确是嫌挤了点,你们靠得紧些便是。反正连那种?#20081;?#20570;过了,还在乎这一时半刻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沈世韵怒不可遏,一掌扇下。程嘉璇惊道:“不要……别打他!”江冽尘却动也不动的挨了这一耳光,表情仍是淡然不变,道:“很好,你打我是吧?”沈世韵怒道:“那又怎样?#30475;?#20320;算是轻的,我还恨不得杀了你呢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江冽尘冷冷一笑,指尖搁上她?#33251;眨?#30452;拖出深深四道并排的血痕,?#21451;?#30518;下端直至?#26412;?#19978;方。大颗大颗的血珠滚落下来,看来极是狰狞可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沈世韵痛得倒吸一口冷气,面色发白,立即抬手去抹。江冽尘若无其事的握住了她的手背,道:“这?#33756;?#26159;轻的。你应该知道,我的脸是怎么回事,如果将这断情殇也用到你身上,不知会有怎样的效果?不巧这种药,我正好随身带着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沈世韵?#33251;?#21457;凉,心知江冽尘并非危言耸听,对于断情殇毒性之强,也一贯有所耳闻。连他也躲不过,换成自己,又无半分内功根基,容貌尽毁是另一回事,首要处只怕连性命也难以保全。手指根根收紧,?#22681;?#22788;隐?#25380;?#36215;青?#23383;?#33394;。脸?#20185;?#21475;火辣辣的刺痛,有种强烈灼烫之感,仿佛有千万个火苗在脸上跳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江冽尘已全然忽视了程嘉璇,一手推过沈世韵侧脸,嘴?#25945;?#19978;她伤处,舌尖一转,将滚滚直下的血珠全扫到口中,唇齿间沾了几抹鲜红,与面上?#27604;?#30456;映,更显妖媚。淡淡道:“难得一见,原来你韵贵妃?#19981;?#27969;血。本座原还以为,同样的刑罚,向来唯有你加在旁人身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沈世韵?#22871;?#33080;上加剧的疼痛,冷冰冰地道:“让世人受伤流血,坏事做绝,还要以阁下居多吧?”江冽尘道:“这算是称赞?那我也就不客气的接受了。你早已输得一败涂地,就连你自己的亲生儿子,也得?#28034;?#27668;气的尊称我一声师父。你有什么资格与我相提并论?”沈世韵恼道:?#25300;以?#30693;道,你到底是给他灌了什么迷魂汤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江冽尘道:“玄霜足?#30343;断啵?#23398;武勤奋,人也聪明,本座很?#19981;?#21834;。能懂得审时度势,单这一点,就?#20154;?#37027;个娘亲好过很多。最近你不是也注意到了,他在同你闹脾气?其?#30340;?#19981;是赌气,是他对所见之事,终于有了明?#25918;?#26029;。你生了个好儿子,应该欣慰才是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沈世韵恨得咬牙切齿,道:“归根究底,还不是你从中挑拨?现在倒是得意了,还?#20197;?#25105;面前炫耀功绩?把持住这个无用的棋子,根本就给不了你任何?#20040;Α?#26412;宫权且当做没生过他,左右日后,也不必靠他养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江冽尘冷笑道:“日后?你想得倒挺美,觉得自己还能有日后?”沈世韵斜瞟了他一眼,轻轻叩弄着修长指甲,道:“你还有什么花招?尽管都使出来便是!你想杀我,难道我就会任由你杀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江冽尘不言不答,另一只手挪下,双臂同时扣到她胸前,将她紧紧抱住,嘴巴则俯近她微微裸露出的肩头,语气?#29992;?#30340;道:?#25300;梗装?#30340;,韵儿,你注意到没有,?#30475;胃以?#19968;起,你都是十足的失态?第一次让你由一个千金小姐,一朝间沦为歌妓。其后你好不容?#30528;?#40857;附凤,但你一见了我,立刻颜面尽失,全无贵妃娘娘的半点端庄?#32728;?#20320;说……我?#38405;憷此擔?#31639;不算是很特别的人呢,嗯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您已读完了所有章节,向您推荐
                    我的极品人生
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六叶

                    毕业就是失业,魏索很完美的?#25925;?#20102;这句话,当他全身?#30343;?#19979;一块钱...

                    护花高手在都市
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?#21512;?#35328;

                    "平凡小修士意外穿越,来到?#34987;?#37117;市, 这里没?#34892;?#30495;...

                    ?#31350;?#30007;医师
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星月天下

                    很纯情很下流医生同各色美女相互?#29992;?#30340;故事,各种香艳、...

                    最强保镖混都市
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?#21644;?记

                    "风流而不下流的游走在花花世界中,群芳环绕,纵意花...

                    贴身妖孽保安
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暗夜行走

                    "他是极品无敌大纨绔!老?#25351;?#21487;敌国,祖?#21103;尘吧?#31192;,...

                    诡异人生
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打摩丝的农民

                    推倒妞,那是漂亮,被妞推倒,那才是美丽。 人生苦短,行...

                    书籍详情 评论 收藏 充值 置顶
                    重庆快乐十分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