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五章(12)

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以歿炎涼殿 發布時間:2019-06-01 14:44:01 字數:3542
                    李亦杰這時再也隱忍不住,脫口道:“原莊主,請您相信我求助的誠意!我知道四大家族無所不能,要不是實已無路可走,晚輩也不愿給您多添麻煩!我的請求很簡單,只要您能代我查出雪兒下落,就已感恩不盡,不敢另有他求!七煞魔頭是武林公敵,莊主如能出手除之,正是為四大家族,為原家莊大大長臉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原莊主冷冷道:“小兄弟,你果然不是啞巴。憋了這么久,聽著我是如何訓斥兒子,很得意了?”李亦杰面上一紅,道:“晚輩無意偷聽莊主父子談話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原莊主道:“只要你確已聽了,誰理你是有意與否?答應你的是翼兒,你就該叫他去想辦法。老夫不過是見死不救,卻不是言而無信。至于我的兒子,他的人生是自己的,我沒有必要來代他保全名譽。四大家族歸隱已久,不問江湖世事,不能為此而破例。李盟主,老夫不會叫你‘請回’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李亦杰還道有所轉機,瞪大雙眼,不料原莊主冷冷一笑,毫不留情地將他希望粉碎,道:“因為我根本沒打算叫你回去。既然到了不該來的地方,就該依照規矩辦事。你剛才也聽到了,我信不過亂說亂動之人。一旦山莊所在給外人知曉,不知又將引起多少麻煩,怪只怪翼兒不該一時心軟,帶了你進來。除我族人,唯有死尸,才可以自由出入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李亦杰急道:“是了,原莊主,只要您答應殺七煞魔頭,救出雪兒,即使要我的性命……我也不惜交待在這兒。原公子早已警告過我,在晚輩來此之前,就沒妄想過全身而退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原莊主道:“你不要想得太天真了,老夫從沒答應過你救人,更輪不到你來提交易條件!當然,我也不是食古不化,但既是求人幫忙,就要開出值得他心動的價位來。我要你的性命,又有何用?你的未婚妻子,乃至天下之人,皆與我非親非故,我為何要為此勞心費時?七煞圣君那小子敢挑釁原家莊,固然該死,要如何處置,也不勞外人多言。老夫生平沒什么喜好,即算將金山銀山堆在面前,我也未必會多看一眼。論武功、論能力,你連翼兒也比不過,說得難聽些,甚至還不及我莊中的一個家仆!為我有何所用?小伙子,你自己好好想一想了,不要以為掛著一個武林盟主的虛名,就可以處處暢通無阻。至少在原家莊,沒有人會吃你這一套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李亦杰站在原地,雙掌緊扣,以眼神向身旁原翼求助。然而原翼聳了聳肩,無奈地望向一旁,心道:“爹爹就是這個脾氣,倒不是有意刁難你,能否討得他歡心,只好看你的本事了。做兄弟的,唯有祝你好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李亦杰此時也正在腦中反復思量,將能夠開出的價碼逐一提起,越想越是信心不足,這才覺出自身能力竟比先行考量更顯微弱。別說是原莊主般的世外高人,就連他自己,也不會稍有動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掌心沁出了汗水,在衣擺上反復擦拭,陣陣局促不安洶涌而至。心下實在不甘,冒了九死一生的危險,好不容易進入原家莊禁地,也見到了原莊主。據此觀來,他更是有能力查出南宮雪的下落。但卻料不到他竟能涼薄至此,一個與己并不相干的女孩子,就可以任由她去送死。給他磕幾個頭,叫幾聲祖宗都不是辦不到,可自知他更是不會稀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雪兒的性命,如同捏在他的手里,只看他能否及時想出優厚的籌碼。偏生這做丈夫的無能,眼睜睜看著機會在面前溜走。額角也淌下了汗珠,“嗒”的一聲落在地面,另一滴則落上手背,立時順勢淌下。攥緊拳頭,牙齒格格打戰,整個人如同被拋入冰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原莊主看他這副備受折磨之象,興致忽起,道:“你想不出來?不如這樣,我倒有個提議。老夫一直想領教中原功夫,在山莊中待得久了,長年沒同外頭對手切磋,只怕滄海桑田,也出現了不少高手。你就陪我活絡活絡身子骨,只要能叫我打得酣暢淋漓……非我自夸,短期之內,你想打敗我,根本是癡心妄想,信是不信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李亦杰道:“不錯,單視令郎武藝,已足令晚輩頗為震撼。莊主武功高強,晚輩無以望您項背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原莊主道:“武功高下還在其次,關鍵是具有勝出的把握。假如未戰之前,便對自己失了信心,這場武不比也罷。看在你是晚輩,我只使出七成的功力,假如你能接得下我十招,我就承認你這年輕人是可塑之才,幫你去救你的未婚妻。但要是功力不濟,無異于廢人一個,活著也沒多大意思,還娶什么親?何必耽誤了人家姑娘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原翼皺眉道:“爹爹……這……這怕是過于強人所難。以往與您拆招,您全力施為,連孩兒也接不下你十招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原莊主冷笑道:“好狂妄的小子!你怎就認定這小伙子定然勝不過你?我相信中原人氏雙眼未盲,不會推舉一個廢物來做武林盟主。”言談間似已全然忘卻,方才正是他斷定李亦杰“遠遠不及原翼”。說罷又轉過頭道:“怎么樣啊,小伙子,敢不敢應戰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李亦杰心中急轉,深知這是他最后的,也是唯一的機會。當年英雄大會,他全仗孟安英倉促點撥的一些魔教功夫,便大敗眾人,一舉奪得尊位。時隔六年,即便功力長進不大,總不會更遜于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何況他剛學會了石壁上所刻的心法,能將磅礴真氣導為己用,運轉自如。于武學一道,他讀過了不少內家典藏,認知更為深遠,是早前在黑暗中懵懂探索之時遠不能及。得勝之說,固然不敢奢談,但撐過十招,想來還是大有可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原莊主不會留給他過多時間,因此主意剛一打定,就如自行阻斷后路一般,昂首道:“好,我答應。晚輩獻丑了,請原莊主多多指教。”說著緩慢從腰間抽出長劍,握住劍柄的手掌微微顫抖,心下默禱:“求你賜我力量,沒有了雪兒,我也活不下去。”迫使自己抬起頭,迎接著兩道陰沉審視的目光,一寸寸將長劍拔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原莊主點了點頭,道:“這才像話,你是小輩,就先進招吧。”事關南宮雪性命,李亦杰無心與他客氣,應了聲“是。”手腕一轉,長劍直立,擺出個起勢。原莊主卻是漫不經心,對他一眼也不再瞧,仿佛胸有成竹,認定他一切抵抗盡是徒勞。李亦杰極力瞪大雙眼,希望能從他看似隨意的姿勢中找出一絲破綻,先發制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—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  小道消息一向傳得最快,武林盟主婚典上的鬧劇,不久即轟傳江湖,同樣傳入了上官耀華耳中。在他聽來,竟有種自家親人落于敵手之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對南宮雪,起初的接近不過是與陸黔玩笑,而經多日相處,感受著她的樂觀、堅強,冷漠已久的內心竟也忍不住為之所動。特別是每當受盡唾罵,南宮雪待他仍是一如既往的溫柔,這就更令他感動不已。六年前,因為自己的無能,失去了愛慕至深的香香。難道六年后,又要再失去一個占據心靈的女子?

                    今時不同往日,他不再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富家公子,而是真正握有權柄的小王爺,命運如何,定要抗爭過才知結果。要不是另有福親王阻撓,他才不做過多計較,早已直接帶兵,殺過去救人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為將此事處理妥當,自先在暗地里做下準備。半夜里點燈熬油,連撐過幾個晚上,將手頭積壓的公文一并參妥,每一卷上都寫滿了密密麻麻的小字,盡是為此所做謀劃,連每一個細節都設計得一清二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這天福親王剛好同另一位親王飲酒作樂,盡興而歸,自認時機成熟,便捧了厚厚幾卷公文,擺上桌面之時,身子微微顫抖了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福親王草草翻過,指尖就如打著節拍一般,在桌面連連敲擊。上官耀華看得提心吊膽,不知這一招馬屁拍得是否奏效。眼見福親王不住點頭,等看完最后一卷,便將面前公文一推,哈哈大笑,道:“好!好啊!耀華,你果然是個天才,義父沒有看錯你。近日怎地突然認真起來?剛好,我手頭上另有些卷宗,算作考驗你的能力,拿去看吧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上官耀華畢恭畢敬的雙手接過,攏入衣袖,道:“遵命……謝義父夸獎,孩兒定當盡力而為。不瞞您,是孩兒近來想得較多,既要向義父賠罪,同時,另有一件私事相求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福親王笑道:“老古話說得果然不錯。當自己的兒子突然變得勤快起來,不必高興得太早,想必他是另有條件。你倒是說說看,你向本王賠什么罪?又有什么事求我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上官耀華偷偷看他臉色,小心翼翼的斟酌著詞句,道:“宮中幾大黨派競爭激烈,孩兒輔佐義父,卻始終沒能在其中拔得頭籌,悔之愧甚……”這一對父子交談,面上固然一團和氣,心里卻是各自算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福親王知道此事不過一語帶過,絕不是重題,哈哈一笑,道:“這又有何愧疚?本王正是有意韜光養晦,斂起敵人戒心。等其余黨派鷸蚌相爭,兩敗俱傷之后,便可趁機坐收漁翁之利。不論你是否有心促成,這都是你按照本王之意進行,無須自責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代他將話題引過,忽然想起另一件自己極有興趣之事,道:“卻不知凌貝勒如何了?這小子往日里嘰嘰喳喳,什么事都少不了他一份。近來……是安靜得很哪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上官耀華道:“凌貝勒是給韻貴妃關起來了,只因與七煞魔頭有所勾結。但在孩兒看來,那還在其次。是沈世韻請君入甕一次不成,又來設第二局,拿她自己的兒子,當做誘餌。不過我曾帶人暗中將她的寢宮里里外外,仔細搜查過一遍,都沒發現任何線索。若是我所料不錯,凌貝勒并不在吟雪宮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福親王沉吟道:“是了,這一招叫做欲擒故縱。她知道七煞圣君若想找凌貝勒,定會到吟雪宮,而且早已將周邊地形摸得純熟。如此倒轉乾坤,無異于搶占先機,讓他由無防而至有備,大失其利。以后其余公務,你可以暫時擱下,全心給我調查凌貝勒的下落,務必要搶在七煞魔頭之前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上官耀華皺眉道:“卻是為何?莫非——義父打算救他出來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您已讀完了所有章節,向您推薦
                    我的極品人生
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六葉

                    畢業就是失業,魏索很完美的詮釋了這句話,當他全身只剩下一塊錢...

                    死忌:電梯詭事
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QD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電梯里的禁忌: 1:電梯打開門,而你看到電梯里的人都低...

                    婦科男醫師
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星月天下

                    很純情很下流醫生同各色美女相互曖昧的故事,各種香艷、...

                    最強保鏢混都市
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忘 記

                    "風流而不下流的游走在花花世界中,群芳環繞,縱意花...

                    貼身妖孽保安
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暗夜行走

                    "他是極品無敵大紈绔!老爸富可敵國,祖父背景神秘,...

                    詭異人生
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打摩絲的農民

                    推倒妞,那是漂亮,被妞推倒,那才是美麗。 人生苦短,行...

                    書籍詳情 評論 收藏 充值 置頂
                    重庆快乐十分直播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深圳皇冠体育场 安徽时时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技巧与公式 三分赛车走势图如何看 江苏七位数所有历史号 360新时时怎么赚钱360新时时 重庆时时存在操控 澳大利亚幸运5 天津时时78 玩北京时时开奖结果查询